景玮瑱、曹吕光等与景慰庭、徐雅美共有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沪0106民初45896号

原告:景玮瑱,女,1946年11月18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原告:曹吕光,男,1954年10月2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原告:曹晓钟,男,1980年1月2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静安区。

上述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谢骞,上海方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述三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迎春,上海方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景慰庭,男,1962年12月22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被告:徐雅美,女,1923年12月3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徐汇区长桥四村XXX号XXX室。

上述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章晋堂,上海大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与被告景慰庭、徐雅美共有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11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8年12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景玮瑱、曹吕光及两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谢骞、韩迎春(暨原告曹晓钟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景慰庭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章晋堂(暨徐雅美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经当事人一致同意,并报本院院长批准,本案延长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期限三个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三原告共同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确认上海市静安区宝昌路XXX弄XXX号2楼征收利益归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所有,景慰庭、徐雅美返还并迁出上海市松江区业煌路1676弄佘北苑33幢东单元65号503室房屋;2.本案诉讼费由景慰庭、徐雅美承担。

事实和理由:本市浙江中路XXX弄XXX号(以下简称浙江中路房屋)原系公房,承租人为徐雅美。2001年2月徐雅美代表该户与案外人上海中福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上海市房屋拆迁货币化安置协议》。该协议确认的被安置人共有5人,分别为景玮瑱、曹晓钟、景慰庭、徐雅美及案外人曹某某。上述5人均在该次动迁中享受了安置利益。其中,曹某某已于2007年11月30日去世。2001年7月,景玮瑱用其及曹晓钟、曹某某的动迁款购买了位于上海市宝昌路XXX弄XXX号2楼的公房(以下简称宝昌路房屋),购房款约88,000元。同年8月,景慰庭、徐雅美与景玮瑱协商将二人户口暂时迁入该宝昌路房屋,并保证会尽快将户口迁出。景玮瑱出于亲情考虑同意了该请求。但此后景慰庭、徐雅美拒不迁出户口。2016年10月,上述宝昌路房屋被征收。同年10月15日,景玮瑱与征收人签订补偿协议,选择位于闵行区及松江区的两套安置房。由于景玮瑱不懂征收政策,误以为景慰庭、徐雅美户籍在内就有征收利益,加之景慰庭坚持要一套安置房,故曾答应过给予其一套安置房。后来景玮瑱才得知景慰庭、徐雅美不能享受征收利益,遂与其交涉。景慰庭开始还答应支付景玮瑱一家房屋对价,但后又拒绝支付对价,要求无条件获得房屋产权,导致双方矛盾激化,甚至打伤曹吕光。景慰庭、徐雅美从未在上述宝昌路房屋中居住过,且已在本市他处享受过公房动迁利益。即使景玮瑱曾答应赠予景慰庭一套安置房,但该房屋物权尚未发生转移,景玮瑱有权予以撤销。本案中景玮瑱打伤曹吕光,已严重侵害了赠予人的近亲属,景玮瑱有权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予以撤销。且景玮瑱、曹吕光夫妇的赠予未经曹晓钟同意,景玮瑱一家三代居住在一套安置房中亦十分不便。综上,请求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景慰庭、徐雅美辩称,浙江中路房屋的承租人系徐雅美,当时分得动迁款140,000元左右,家庭内部决定用该笔款项购买宝昌路房屋。景玮瑱要求登记为宝昌路房屋的承租人,两被告予以同意,两被告的户籍亦一并迁入宝昌路房屋。宝昌路房屋系浙江中路房屋的转换,徐雅美贡献最大。徐雅美高龄且残疾,景慰庭完全丧失劳动能力,二人居住在宝昌路房屋容易造成家庭矛盾,只能在外租房居住,故两被告是同住人,应当享有征收利益,分得一套安置房。本案并非房屋赠与,而是对于征收利益的分配。当事人双方通过《宝丰苑地块安置房预约单》《征收安置住房供应单》《预售合同》《签约及进户通知书》等,均表明双方对于征收利益分配有明确意思表示,景玮瑱认可其中一套安置房产权人为景慰庭,该法律行为已经生效,原告方单方反悔,有违诚信公平原则。

对于当事人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本院确认如下:徐雅美系景慰庭、景玮瑱的母亲。景玮瑱与曹吕光系夫妻关系,曹晓钟、曹某某系二人之子。

2001年2月,徐雅美代表其家庭全部成员(乙方)与案外人上海中福地产置业有限公司(甲方)签订《上海市房屋拆迁货币化安置协议》,确认上海市浙江中路XXX弄XXX号公房建筑面积22.33平方米,应安置人数为徐雅美、景慰庭、景玮瑱、曹晓钟、曹某某共5人;货币化安置款额为144,000元;各类家用设备移装费1,200元;甲方应付乙方拆迁安置费165,650元,其中144,000元办理个人特种存单,21,650元待乙方全部搬迁后90天发放。

2001年7月16日,景玮瑱(乙方)与案外人周某某(甲方)签订《房屋使用权有偿转让合同》,约定甲方将上海市宝昌路XXX弄XXX号前后楼(使用面积23.8平方米)房屋使用权有偿转让给乙方,转让费88,000元;一方户口迁入5人,户主景玮瑱。该合同已履行完毕。景玮瑱、曹晓钟、曹某某、徐雅美、景慰庭的户籍均于2001年8月30日自浙江中路房屋迁入宝昌路房屋,宝昌路房屋承租人变更登记为景玮瑱。

2016年9月26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作出“沪静府房征〔2016〕4号”《房屋征收决定》,宝昌路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此时,该房屋内户籍人口为本案原、被告共计5人。其中曹吕光的户籍于2010年自外地迁入。

2016年10月15日,景玮瑱(乙方)与上海市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甲方)、上海市闸北第二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征收实施单位)签订《上海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协议》,认定上海市宝昌路XXX弄XXX号房屋系公房,建筑面积前后楼36.66平方米;协议约定房屋价值补偿款计2,267,536.11元;该户不符合居住困难户条件;房屋装潢补偿10,998元;乙方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甲方提供给乙方产权调换房屋计2套,分别为上海市汇延路199弄9栋西单元9号1602室(以下简称汇延路房屋,建筑面积74.79平方米,房屋优惠总价1,059,622.13元),上海市丽雅苑33栋东单元503室(以下简称丽雅苑房屋,建筑面积暂测79.2平方米,房屋优惠总价1,128,054.6元),房屋产权调换差价由甲方向乙方支付;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用共计398,113.81元(其中不予认定建筑面积残值补偿30,000元、搬家费补贴1,600元、家用设施移装费补贴2,500元、居住协议签约奖励186,660元、早签多得益奖励30,000元、异地购房优惠补贴110,880元、签约搬迁利息36,473.81元);本协议生效后,征收居住房屋的,被征收人取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后,应当负责安置房屋使用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本协议经双方签字或盖章后成立;本地块适用征询制,在规定的签约期内(含签约附加期),房屋征收决定范围内签约户数达到被征收总户数的90%,本协议生效。至三原告提起本案诉讼时,上述补偿协议的生效条件已经成就。

嗣后,征收实施单位以3张《宝丰苑地块结算单》的形式对系争房屋的征收补偿款予以确认,包括上述征收补偿协议中确认的丽雅苑房屋、汇延路房屋,房屋价值补偿、房屋装潢补偿及其他各类补贴、奖励费用减去两套安置房屋价格的余款488,972元,以及居住提前搬迁加奖120,000元、临时安置费53,263元、签约率递增奖励70,000元、居住搬迁奖励20,000元、自行搬场费1,000元。除两套安置房屋外的货币补偿款共计753,235元。现两套安置房均已完成初始登记,但未过户至本案当事人名下。

另查明:1.曹某某的户籍于2001年8月30日从浙江中路房屋迁至宝昌路房屋;曹某某于2007年11月30日报死亡。

2.征收时,系争房屋由原告一家三口实际居住,两被告居住于徐雅美女儿所有的房屋中。

3.2016年12月8日,景玮瑱作为承租人在《宝丰苑地块安置房预约单》上签字,认可并承诺丽雅苑房屋产权人登记为景慰庭(户型为二房);

4.景玮瑱作为承租人在《宝丰苑地块安置房预约单》上签字,认可并承诺汇延路房屋产权人登记为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户型为二房);

5.2018年7月17日,曹吕光曾报警称景慰庭冲入汇延路房屋打砸,致其受伤、家中物品损坏。同年9月7日,景慰庭与曹吕光就此事达成调解,由景慰庭赔偿曹吕光11,000元。

6.2009年6月22日,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向徐雅美颁发残疾人证(肢体一级)。

7.2018年6月6日,景慰庭向上海市闸北第二房屋征收服务事务所有限公司宝丰苑地块征收基地交款18,472.86元作为房屋差价。同年7月24日,景慰庭签收佘北家园丽雅苑签约及进户通知书,并于同日与案外人上海华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上海市商品房预售合同》,确认购买位于上海市松江区佘山镇业煌路1676弄佘北家园丽雅苑XXX号XXX层XXX室房屋,根据暂测建筑面积81.3平方米总房价款暂定为1,146,527.46元等。

上述事实,有双方无争议的在案证据及当事人陈述为证,并经庭审质证属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审理中,对于浙江中路房屋拆迁安置费的分配,原告方表示除协议上的165,650元,另有居住过渡费90,000元及30,000元的残疾补贴,共计28万余元;景慰庭拿到银行存单后与景玮瑱一同去银行取现,由景玮瑱代表其家庭拿走了120,000元,余款由景慰庭拿走。被告方表示浙江中路房屋拆迁安置款总额有25万元左右,分给景玮瑱165,620元。双方对浙江中路房屋拆迁安置费的总金额及分配均无证据证明。此外,景慰庭、徐雅美表示,在驳回原告诉请的前提下,同意自愿补偿原告250,000元。

本院认为,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的居住房屋征收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但家庭内部就货币补偿款分配达成一致的,对家庭各成员均有约束力。本案中,景慰庭、徐雅美虽户籍在册,但从未在系争房屋居住;曹晓钟在浙江中路房屋拆迁时享受过安置补偿,均不能认定为同住人。但上述三人作为户籍人口,是可以被约定为该户安置房屋产权人的。

景玮瑱作为系争房屋承租人及征收补偿协议的签约人,对于系争房屋征收系按面积计算补偿款应属明知。签订征收补偿协议与签订安置房预约单之间有相当时间间隔,曹吕光、曹晓钟作为景玮瑱共同居住的直系亲属,小家庭内部有足够的时间对于两套房屋如何分配进行充分商议。在此情况下,景玮瑱仍在安置房预约单中将丽雅苑房屋产权人确认为景慰庭,意思表示明确;景慰庭亦通过支付房屋差价款并接收房屋表示认可。应当认为,对于景慰庭的可得征收补偿利益家庭内部在动迁时已达成一致,不违反法律或社会公共利益,应属有效。这一过程并非赠与,不能单方撤销。景慰庭、徐雅美自愿补偿三原告250,000元,于法不悖,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的诉讼请求;

二、被告景慰庭、徐雅美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25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7,700元,减半收取计23,850元,由原告景玮瑱、曹吕光、曹晓钟共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陈钰

二〇一九年四月十九日

书记员  张蕾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

第五十五条民事法律行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

(二)意思表示真实;

(三)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

第五十六条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采取书面形式、口头形式或者其他形式。法律规定用特定形式的,应当依照法律规定。

第五十七条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起具有法律约束力。行为人非依法律规定或者取得对方同意,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


  • 大驰客服

  • 微信咨询

  • 电话咨询

    咨询热线:4000-129-007